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别样人生  

2013-12-12 22:09:18|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匆匆来去间,多见的是忙碌的身影与滚滚的车轮,似乎所有的生命在这个冷峭的季节里都有种无法言说的慌乱。在这样一个尚未下课、下班的申时,我尚有些余暇将目光随意流转。就在马路对面,一个踽踽独行人的奇怪姿势霎时闪灼了我的视线。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奇怪莫名的行走方式呢?两脚急促地交替前行,步子小,频率快,就像古语中“趋”(小步快走)字的“终极版”。然而我并非第一次见到“他”,和“他”的这种步法。“他”们,都是混迹于喧嚣浮世的另类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他们脱离了与我们相同的正常的生活轨迹,脱离了家庭的庇护,孤独落寞地走在大街小巷,过着风餐露露的生活。我想,你已经了解“他”是谁了,亦曾见过甚至感慨过。初秋时候,我曾见过一位四十岁左右衣着整洁光鲜的女子在街上游荡。她不停地在我们面前来来去去,喃喃地骂着什么。在我看来,那似乎更像一种孤独的倾诉与愤怒的发泄。没有人能安慰她,因为她的心神极度焦灼不安,她已经无力控制这种情绪的弥漫。人性的迷失,人生的荒芜,——它的名字就叫悲剧。
       但就是下午这个奇怪的行走方式,终于引发了我的一抹想象与伤感。我想起了那些春末夏初耕种的日子。我们在塇软的土地里点种,一行行,一垄垄,沐浴着无限风光。在种子的一侧撒下肥料,淋上水,覆土,踩实,变成田野间无比美丽的诗行。于是,那个奇怪的人和那个奇怪的姿势,让我想起了覆土踩实的动作。微微曲腿哈腰,背着手在身后,两脚交替小步踩踏,将田垄踩得漂亮又整齐。——也许,他曾是个田野间俯仰耕作的农民,即使他拔腿走进闹市,远离家乡,但他的意识里仍然记得那个最最熟悉的田地和姿势 。也许某些尖锐或持久的伤害模糊了他的记忆,但劳动的习惯与姿势,早已渗入他的生命里,他的血液里,他的人生里。
       如我们所见,在那样的一个近黄昏的下午,一个落寞的人生游离者,让我看到了别样的人生,和别样的自己。一直想,是不是他们真的感觉很痛苦,因为他们自己的愤怒与孤独?是不是正常的我们都很健康,因为我们能够控制压抑自己情绪的不良?是不是人性之复杂就像变幻莫测的天气,你所不知道的人生的遭际与伤害,你所无法把握的方向和悲哀,瞬间可以让我们感受没顶的孤独迷茫甚至绝望?当我们最终能够健康度过一生,不得不说,我们真的幸运而又坚强。说到底,人生,有的只是幸运,坚忍,顽强,实在不必觉得自己天性比谁谁强。别样的相遇,让我看到别样的人生;而别样的人生,却又告诉我,我和他之间,也许并无想象里的差距。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