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说宋(二)一代文雄王安石  

2013-12-16 22:11:03|  分类: 读书与治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敬佩的宋代文人里有临川先生(姓名:王安石)。我特别敬佩并欣喜着他文思的独辟蹊径,譬如《明妃曲》:

      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

   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未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

   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

   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关于元帝时昭君被迫出塞的悲剧,历代皆责是画师毛延寿索贿未果故意将昭君化丑因之与元帝失之交臂。(其实更多是帝王的无能,否则怎么会将国之安危系于一弱女子之身?)临川先生却语出惊人,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昭君之美,何止是相貌五官之外表的美,更有其画笔难传的意态之趣。如此为几百年来屡被骂名的毛延寿翻案,实在是需要智慧和创见。不仅如此,临川先生更在篇末一针见血地指出,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何必执着于汉宫的恩宠?哪里的宫门不是似海深,人生的失意原是不分南北。

    又譬如他的另一篇议论孟尝君善养客的文字:

              读《孟尝君传》

·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是呀,假如孟尝君真的善养客,如此三千之客,人才济济,如何不能使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国雄于天下,令秦国屈服?是以,孟尝君的所谓三千之客,恐怕也只是徒有虚名之客,鸡鸣狗盗之客众多耳。兼之联系后来孟尝君出行五国,摆明了是与齐君不相容,所以他的善养客不过是私心而已,只落得一个狡兔三窟,自保其身罢了。

    也难怪临川先生作如此愤激之语,就当时的宋朝而言,斗鸡走狗之徒、阿谀奉迎之辈集于庙堂,实在是事实。听听《岳飞传》《杨家将》,那些风起云涌的金兵入侵的时节,满朝文武,除了奸诈贪生怕死之辈,就是垂垂耄耋之年,偌大一个朝廷仅仅靠一个两个岳飞或杨门女将来支撑门楣,如何不令人好笑又诧异?也难怪宋朝的皇帝郁闷,可以依托之人别无他选,日久权势集中,怎么不令他心惊肉跳?更兼宋代皇帝从黄袍加身开始就有点内弱,代代疑心病重,如何不对权势甚重的杨家将和岳飞痛下杀手?恐怕秦桧等也只是起了一个挑拨离间的作用,真正残害忠良的病根还在皇帝心里。反之,我们看看水泊梁山上的那一百零八条好汉,哪个不是有两把硬刷子?如此人才埋没民间,甚至辄相迫害,怎么能长治久安,更别说网罗人才为大宋效力了。只能说,像高俅等斗鸡走狗蹴鞠小丑们拥堵了赵家的庙门,所以英雄辈的人才就不世出了!

    哀哉悲哉,既往之朝代!然而,令人悲哀的,又岂止一个宋代呢?

    然而,让我敬佩的不仅仅是临川先生的奇思妙笔,还有他的耿介执著。也许在后世人的史册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空有政治理想、去终遭小人算计利用的可悲政治家形象,然而,这并非历史上王安石的真面貌。而据冯梦龙话本小说《警世通言》第四卷“拗相公饮恨半山堂”语,当时身为北宋神宗朝宰相的王安石,有“拗相公”之讽称,“因他性子执拗,主意一定,佛菩萨也劝他不转,人皆呼为拗相公。但他为人聪慧刻苦,“目下十行,书穷万卷。名臣文彦博、欧阳修、曾巩、韩维等,无不奇其才而称之。方及二旬,一举成名。初任浙江庆元府鄞县知县,兴利除害,大有能声。转任扬州佥判。每读书达旦不寐。日已高,闻太守坐堂,多不及盥漱而往。时扬州太守,乃韩魏公名琦者。见安石头面垢污,知未盥漱,疑其夜饮,劝以勤学。安石谢教,绝不分辨。后韩魏公察听他彻夜读书,心甚异之,更夸其美。升江宁府知府,贤声愈著,直达帝聪

    正是因为临川先生有聪敏刻苦有才学,才会在弱冠之年就得名士大臣如文彦博、欧阳修、韩琦等称赞推荐。且他在浙江庆元府鄞县知县任上兴利除弊,大有能声。而且他专心读书,竟然到了不修边幅的程度。关于这个细节,这一卷中另有人证:苏老泉见安石衣服垢敝,经月不洗面,以为不近人情,作《辨奸论》以刺之。试想为什么所有的后世史书中除了诟病王安石偏听偏信坏了祖宗的规矩之外,并无一人言王安石贪污贪赃?若真是大大的奸臣,应当于夺权与贪钱两样中至少占一样的,可是王安石并不爱钱。他要钱何用?不重吃穿,不恋美色,实在贪来无用。据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所载,王安石是个大近视眼,(近视度不详,但属于高度近视。)他和别人一起吃饭,就只吃面前的一碟菜。看不见嘛,我猜想他也不太重吃。——这样一个不重物质、胸中唯有理想,不贪权势、只求富强国家百姓的大臣,有什么罪过呢?有什么罪过这么招人嫉恨,甚至千载后都有人诟病于他不肯放过?

    冯梦龙是我敬佩、喜欢的大才子,我喜欢他的《东周列国志》和三言;林语堂也是我所敬慕的文士,我敬慕他的勇气和才气,在我的心里,他的性情气质和他笔下的苏学士是相近或一致的。也唯有在对王安石的态度意见上,我不能苟同他们二人的评论。在我的心里,作为政治家的王安石,他是最勇敢最有政治卓见的朝廷大臣,因为北宋积贫积弱,急需强国富民,只有王安石的农田法,水利法,青苗法,均输法,保甲法,免役法,市易法,保马法,方田法,免行法等新法最有利于国家富强,百姓生存。然而他的思想太超前了,并且触动了大地主大财团的利益,他们如何能容忍这种剜他们肉、吮他们血的惠民新政?且王安石作为新法改革的先驱,除了神宗这个知音外,稍有朝臣呼应支持。正如他责备孟尝君鸡鸣狗盗之徒出其门,他的新政施行帮手,如何不是聚集了一群宵小之徒,伺机谋取利益的小人?新政固然好,然而少有睿智的大臣呼应,只是一些存自私心的小人围绕在改革者身边,如此新政,如何能成?商鞅变法秦国得强,但是商鞅的代价是车裂,五马分尸啊。是不是所有先驱的热血都是用来染红馒头的?像辛亥革命的孙中山,如此英明的国民党领袖,却也先是被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后又将大权交付蒋氏,致使泱泱大中国数十年内战不停。改革的历程,原本就是一场不能必胜的赌局,有勇有谋有天时地利人和者得之。安石生逢天时,却不得地利,更未得人和,如何变法成功?!呜呼哀哉!

    南怀瑾先生在他的著作《论语别裁》中曾引用他的老师一首诗:

    隋炀不幸为天子,安石可怜作相公。若使二人穷到老,一为名士一文雄。

    隋炀帝与后来的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一样,都是当时屈指可数的大艺术家,通诗,善律,能画,书法方面亦多有造诣,只可惜生于天子之家,被迫委屈心意做了帝王却又不能改换一副城府心肠。奈何奈何?当然这样的浪漫情怀最终也为他们自己和国家带来灭顶之灾。人之天生的资质性情委实难以改变,天意,命也夫!但王安石已然位列唐宋八大家,他以自己数量并不太多的文章居于宋代文坛,独领风骚,不逊任何人。也许有人终觉惋惜,倘若临川先生能一生不致力于政治改革,而是专心写作诗文,成就一定会高于苏轼等人。——然而我以为,文章在精不在多,选择怎样的人生关键看他的追求。无论怎样,临川先生在政治方面的卓识远见超越古人,是当时大臣如司马光、欧阳修、苏轼等人所不及的,而他的毕生精力都无怨无悔地为实现这一理想而奋斗,从这个人生的方向看,他是幸福的幸运的,尽管最终没有成功。记不得是谁说的一段话:

    英雄能够征服天下,不能征服自己,圣贤不去想征服天下,而征服了自己;英雄是将自己的烦恼交给别人去跳起来,圣人自己挑尽了天下人的烦恼。

    也许,王安石不是英雄,但是他有真知灼见,更有一颗博大勤勉为国奋斗不止的心,他委屈自己,不重物质美色个人利益,他是自己的王者,他是真正的征服了自己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