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阿妗 (八年级12班 郑雅文)  

2014-11-05 22:25:45|  分类: 日记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妗
                                                                 
                                                                                            八年级十二班  郑雅文
                  最近一次见阿妗已有两年了吧!那时她是"黄花大闺女",我是“小黄毛”,她是这么叫我,她一身“香味”,那种怎么说呢? 泥土和麦子的香味,一根粗大的麻花辫,就那么甩在耳后边,有时是两根;我不扎麻花辫,扎两个小“朝天揪”她说那样最洋气,小姑娘就应该好好打扮。一入春她就扛上锄头走一两亩地,“脸不红,心不跳”。每当这时姥姥就笑眯了眼;我真的不怎么注意她,一身青黑色布衫加一个大红马甲,就是她一年四季的衣裳;她老给我做衣裳,那时父母在城里,没空照顾我她就背我上山,她干活,我看她,她真壮,一点不比男的差,人家耕一行,她耕三行。家里的一切都由她打点,她大字不识一个,换句话说没文化,为什么舅舅把她迎回家呢?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壮吧!可能是傻吧!可能是干练吧!不从所知。像她这样的挤入人群就找不到了。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在我家呢?”我常常这样想,从做事上说,我总觉得她做的不大漂亮,必须自己出手才行,好像缺了我她就一事无成;从说话上说,我老觉得一个感受“没文化,真可怕。”一个一个文艺腔的字,上了她口里去就成了庸俗;从举手投注来看,彻底一个“泼”字,唾沫,手势满天飞,好像不摆动就不能说话,同步。是从什么时候起觉得她像个女人呢?应该是晚上吧,黑黑的不能再黑的晚上吧,我的小阿弟出生了,说实话我真怕,真的,我第一次怕阿妗离开我把爱一点一点的分给小阿弟,那时她的两个小酒窝笑得真好看,我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现在想想真是太自私了。但是她真的不再全心全意的关注我,失落,很失落,我才知道她有多重要。
                   直到那一次她带我上山,我跑着跑摔伤了,她吓得可以用花容尽失来形容,我第一次看她那么手足无措,密密的"珠子"挂满了脸,我知道爱不是蛋糕分一块少一块,而是大树越长越高,我知道我不会失去她,我的阿妗。放下笔是时候去看看我那亲爱的阿妗了,不知岁月是否攀上了她的双鬓,那个壮硕而美丽的她还在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