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陈恩邦个人文集 展示  

2014-03-08 07:40:52|  分类: 个人文集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日热“炼” 

陈恩邦   

    星期二下午第二节是体育课。

    体育,一个看一眼都条件反射导致全身冒汗的字眼。

    在中午头残暴的烈阳君王的特殊关照下,我们像是刚从滚锅里捞出来的水饺,散发着热腾腾的废气。一股股水蒸气、二氧化碳、氧气的大杂烩从我们头顶升起。头发已紧贴着头皮,我一边跑步,一边数着前人脖后的汗滴。

    我们好像在用外焰加热的石棉网上跑步,大地的热量从鞋底一直传到脚心,直至等温再无热量可传。

    我们好像一群害虫,从一片阴影爬到另一片阴影,可短暂的阴凉过后就是长久的炙烤,我终于体会到早餐上的溏心鸡蛋在平底锅中滋滋作响时的感觉了。

    热!热!热!

    热气从脚下,从身后,从身边四面八方地袭来,连刮来的风都在炭火上烤了一遍,我们是在秋天的午后跑步吗?

    汗水超过了预算值,从汗腺分泌出的尿素、水、无机盐的混合物布满了胳膊、脸、手。手腕上的卡西欧不愧是699元的货色,在如此之大的水分冲击之下,指针仍然缓慢而又坚定地移动着位置。

    初三元年九月,发九班锻炼体能,会天烈阳,汗如雨下。一时间,洛阳卫生纸贵······

    我在这里确定以及肯定地说,当我们从操场艰难地向着教学楼行军时,操场温度已经下降了好几度。

    原因?

    大量汗水蒸发,蒸发吸热呗!

 

                   秋夜的蚊子

陈恩邦

    太阳还未曾从西边坠下,羞涩的月儿却已经在东边早早探出头来,她扯来大片大片的丝绸轻柔地罩在蔚蓝的天幕上,天渐渐暗淡下来,看完《星光大道》最后一个环节后,我便被爸妈赶上了床。

    我将被子展开,一口气钻了进去。

    呵,好凉,好凉啊!

  我不禁蜷成一团,将被子紧紧掖好,一阵阵凉风吹来。天!忘关窗户了!我急忙起身,关上窗户,却因为秋风的寒冷打了个寒战,我不禁想到今晚没关窗户,不会有蚊子进来吧?随即,我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嘿!这么冷的天,能有蚊子活着才怪!

    我急忙钻进刚被暖好的被窝里,耳边却响起了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嗡嗡嗡”

    蚊,蚊子,竟然还有蚊子!这声音虽小,在静谧肃杀的秋夜中仍清晰可闻。嗡嗡声轻轻靠近,我挥挥手,耳边才少了几分聒噪,心中却凭空加了几分崇敬,这也不知道几场秋雨落下了,屋里也不知打了几次杀虫剂,这只顽强的蚊子,竟然生存了下来,而且还毫不犹豫的要进行生命中最后一项伟大的事业,吸食血液来哺育后代。

    听着嗡嗡的掠过,我不禁想起孕育的母亲,两者的区别一瞬间变得微乎其微了,都要去补充蛋白质等营养物质,只不过一个以生命为代价,一位以十月的辛劳,却都是为了孩子而劳累。

  想到这些,夏夜里曾被叮咬的痛恨就消了大半,于是,伸出一只手来,任勇敢的母亲采撷好了。

 

                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咔,复读机亮了起来,传出了抑扬顿挫的英语声。

    我无力的趴在桌上,汲取着英语的知识。突然怀念起七八年级时的日子。

    进入九年级以来,月考就与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它迅猛而又频繁,让人防不胜防,月考,美其名曰是让我们适应中考气氛。但无论如何,考试就是考试,但凡考试就一定有分数,有分数就有压力。有压力,却不一定有动力了。

    我听着楼下的嬉戏声,突然想将眼前的一切摔个粉碎。自第一次月考以来,课业增多,考试也增多,我不禁怀念起初一放学后,不用多长时间写完作业,然后有用不完的时间来消费,每夜睡前取一本课外书仔细研读,直到孤灯一盏才安然入眠,沉入书中的一方净土。

    只有在期中、期末前要用功复习,这些时候才会有紧迫感,才会有努力向前向上的冲劲。就算是在这些时候,仍不会少了几分安宁闲适。

    而现在,月考像一张形踪全无的大网,只在毫无准备的时候扬起,偏偏却又只能在其中挣扎。这网却有个特性,你愈是挣扎,它便愈是牢固,坚不可摧。

    那能否不挣扎呢?不,当然不可能!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只有挣扎,才能脱笼而出,只有苦难才能磨练意志。无枝桠可倚的墨西哥鹰,不是生来就能在仙人掌上站立的,只有一次次血淋淋的磨炼,才有如今的牢不动摇。

  我不禁想起庄子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欲为,所以动神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想到这里,我便戴上了耳机。

 

                《三国演义》里的两面派

    “两面派”最早是两面牌,相传在元末明初,元军与起义军在黄河北部展开拉锯战,百姓为避杀身之祸,在门前贴上欢迎的标语,元军来了贴的是“保境安民”,起义军来了则是“驱逐胡虏,恢复中华”,标语贴得快,换得勤,自然而然的这开销也大。河南的怀庆府人民穷得揭不开锅了,哪顾得上这些,崇尚节俭的他们制成双面木板,一面欢迎元军,一面欢迎起义军。

    殊不知,这双面牌引来了大祸,一日,起义军将领常遇春领兵过怀庆府,见满街欢迎之语,高兴坏了。忽然一阵大风吹来,事坏就坏在这风上,风将木牌吹下,露出反面,常遇春是明初名将,此人嗜杀,最好杀降。古语有云“杀降不祥”,这家伙愣是不顾,就像战国时期一口气坑杀赵兵四十余万的白起,据说他英年早逝,就是这个原因,这是外话,转入正题。这厮见了两面木牌,勃然大怒,下令屠尽持两面牌的人。后经演化,两面派就专指两面三刀专搞阴谋诡计的人啦。

    翻开《三国演义》,足足就应了老话了,正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说起两面派,最代表的人物就是刘备,刘备号称仁义,先说其仁:刘备与诸葛亮隆中对策时早将荆益二州划入战略目标,曹操占天时,孙权得地利,刘备若想光复汉室,只有占荆益二州的人和,所以席上议定。到益州时刘备仍有仁义之心,却被凤雏庞统以“兼弱攻昧,逆取顺守,汤武之道也”说服,所以仁义就成了表面文章,攻破益州后,刘备握着刘璋之手流涕道:“非吾不行仁义,奈何不得已也!”只这一句话,把不仁义的原因摘的干干净净,为势所迫,势还不是人造的吗?若刘备无吞益州之心,必无大势所迫!抢了人家的基业还要当受害者,做足了面子文章后,直接将刘璋家小送往荆州软禁,您吃好喝好别烦我就得了!刘备之仁,人尽皆知了。

    再来说义,刘备初起兵时誓要为国家出力,匡扶正义。当了皇帝后要为兄弟复仇,全然不顾光复汉室的大志,若不是小说还需写下去,曹丕若看到蜀汉势微,怎会发兵攻吴,若调转矛头,蜀军新败,锐气尽丧,四川唾手可得。刘备舍大义,求小义,终招来此祸。倘若与东吴和解,弃尽前嫌,共东吴一道攻伐魏国,天下之数,也未可知。

    历来军师这等人,都是前头是笑脸,后手捅刀子。诸葛孔明亦与此同类。他三气周瑜后,却又来吊孝(“顺便”来寻江南名士)。暗着气死你,明着又来哭你,坏名气就全栽到周瑜身上了,鲁肃是个烂忠厚死没用的,见了只道:“孔明自是多情,乃公瑾量窄,自取死耳”。这一下孔明便是多情名士。明摆着欺东吴无人吗!

   《三国演义》有个事态轮回的特点,先有曹操欺汉献帝孤家寡人,后有司马兄弟欺曹芳孤儿寡母;前有孔明哭公瑾,后有仲达赞诸葛,司马懿当真能忍,活活将孔明憋死,到孔明下寨处,还要“见前后左右,整整有法,懿赞曰:‘此天下奇才也!’”明明把你活生生憋死,还要赞上你一声,反正你也死了,怎么夸你都是成就我的好名声,司马懿无疑将笑里藏刀运用得淋漓尽致。

    曹操更不用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其狂妄自私展现无疑。曹操,一开始孤身行刺董卓,可见其忠义,后来官愈来愈大,权愈来愈重,野心膨胀“挟天子以令诸侯”,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了。

  合上书,不禁长叹:三国一书,道尽世间人情,不愧为千古名书啊!

  

                 阅读,真好

    我和她从小就在一起了,她浑身散发着书香气,温柔而又神秘,我却无知到了顶点。有一次,老师在讲堂上问:“谁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得意洋洋地举起了手。“保尔加入的政党叫什么名字?”“布尔什么克,在俄语中是大多数的意思!”她轻轻地在旁边提醒道“是布尔什维克!”

    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布尔什维克”,我红了脸,垂下头,不敢看她。

    她像俄罗斯套娃,我费尽周折解下她一层面纱,却又笑盈盈的隐在轻纱后。她就像《哈利·波特》里的赫敏,没有她不知道的东西,她的见闻极广,她甚至知道最冷门的地理知识,我感到她是那么高不可攀又平易近人。

    我做作业倦了时,她像个轻佻的魔女,引诱我同她一起徜徉,一起在幻想的海洋边散步,我忙着捡沙上的贝壳,她却赤了脚,在温软的海水中漫步。我紧随着她,游向广阔的蔚蓝。那里,神秘而又吸引着我,我在海中寻寻觅觅,想找到一株最美的珊瑚,每当我拾起一棵晶莹剔透的细枝时,远处却有一株更靓的轻轻招着手······

    每次和她相见总会消磨好长的时光,妈妈最讨厌我偷偷去见她。每次我去与她相会,总被妈妈逮个正着,我被赶回去写作业,她虽被赶回家里,一边走一边轻轻向我微笑。我虽然沮丧,却又止不住去想她。

    她就是我的益友——书,她时而刚强的像女汉子,时而温柔的像小家碧玉,有时娇憨的像邻家妹妹,有时却沧桑的像老奶奶。她让我看清人间真善美,看明假恶丑,看懂世间人情,却又理不透人间真情。

    有她在的日子像一杯清茶,清新舒爽。阅读,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