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许萌美文三篇《秋天的风》《掉入海里的种子》《蓝皮屋》  

2014-10-19 19:50:08|  分类: 日记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的风

许萌 2013级12班 

 十月十二日   星期日

进入秋天大约一个多月了,这时才秋风乍起。

在屋里,只听见外面的风呼呼地往窗子上撞,发出阵阵疼痛的哀号。在温暖的房子里觉不到屋外的寒冷,只能看见草草树树以及农作物都被狂风蹂躏的“披头散发”,尤其是大树,黄绿潇洒的头发被风撕扯的漫天漫地飞舞。路上的行人也少了,出门的也都裹着厚重的大衣。

下午出门上课,坐在车里,看着路上满地的乱叶和快秃顶的树,我也真正深刻感到秋风的威力。一下车,我就感到威风凛凛的秋风正向我飞速奔来,随即就猛地拍在我身上。头发飞舞在空中,连外套都不淡定地附和着头发。我抓紧外套,让它紧紧裹在身上,以免它再次不淡定。

晚饭前,妈妈要去爷爷的园子里摘菜。去之前,妈妈容光焕发、气宇轩昂地对我说:“萌萌,我去摘菜,爷爷种得菜可新鲜了!等我回来哟!!”,然后转身关门就踏进了风中。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门开了,这个风一样的女子回来了。还没等见到我,就早在客厅开始抱怨秋风的狂躁不安。见到妈妈,我才知道她抱怨得原因------头发像被猫玩坏的毛线,扣在头上,浑身冰凉,身上漂亮的衣服好像都蒙了层灰一样,亮不起来了,十分狼狈不堪。

饭后的散步时间也是在风中进行的。就着爷爷种的水灵灵的萝卜喝粥,我吃撑了,要求与妈妈出门散步。在风中散步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一下楼,就感到秋风咧嘴阴笑着侵入我的双袖,走了没多远,我就败下阵来,打道回府了。

啊,秋风真的把秋天吹来了,“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掉入海里的种子

                                                            许萌

 

仿佛刚摔进了梦的漩涡,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出来,我很不情愿的被闹钟叫醒。

今天是和妈妈定好看日出的时间。

才五点半,我从被窝里狼狈不堪地爬出来,头发有一种被暴风席卷后的不羁。

这时窗外的天空是死气沉沉的压抑,大概是为了烘托出破晓时的明亮。待我们飞一般的到达海边,在海与天交接处,一抹橙红色漂浮在水面上,像是用太阳光芒编制的丝绸;又像一支染过黄与红的画笔,落入大海,留下一道耀眼的光辉。

在寒冷的海风中焦急的等待太阳露面。我看到外地来的朋友,正在寒风中一件一件地脱着衣服,准备与这掉入海中的光芒共浴。

太阳像一粒落入海中的种子。

天越来越亮。

太阳出来了!落入大海的种子发芽了。

只见在海平面上,一个身披橙黄“披风”的“小孩”,悄悄从海里探出光溜溜的头顶。太阳越升越快,渐渐已探出一半小脑袋了。

这时太阳并不耀眼,它还没醒呢!

整个海面都亮了起来,海里凫水的外地朋友也被照的金灿灿的。

太阳整个跳出来了,落入大海的种子像一颗待放的花苞。

我仿佛看见太阳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抖了抖身上的水。

见太阳出来了,我们决定去高处温暖的车里。

在车里暖和了身子,大约六点零五分了,太阳愈来愈亮,它要绽放了。突然,太阳喷出了万丈光芒,半边天空照的金闪闪,它那刺眼的光芒使我无法直视。

太阳出来了,我也安心了。

看到太阳静静地挂在天上,我们在它的注目下踏上回家的归途,身后是灿烂,前面是光明。

蓝皮屋

                                                           许萌

 

从我的房间向外望,总是能看见一个蓝皮小房子。房子里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在忙碌着。

蓝色的小房子外堆满了零零碎碎的东西:木块、破旧的纱窗、树枝。。。。。。偶尔还能看见一辆生了锈的三轮车在“垃圾堆”与“垃圾堆”之间。

到了太阳又红又大的时候,老头就会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在“垃圾堆”里翻找,把找到的不同颜色的塑料袋分类,然后分摊在小区的通车道上。

平日里,我没事做的时候,总是全神贯注的看老头的行动到忘我的境界。多数时间,老人总是拎着小凳子在房子外面消磨一整天的时光。

老人的腿脚不好。他有时会以很难看的姿势“蜷伏”在地上,吃力地用一个大锤子敲着一块小木块。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咣当,咣当”

老人又在敲木块了。

老人的老伴,每天蹬着大三轮早早出去收破铜烂铁,也常有年轻的人出入这间房子。但我常想,那出入这蓝皮房子的年轻人就是老人的儿女吗?不可能,老人一个夏天只穿那一件衣服,从未换过;那粗糙的双手不知受过多少罪;还有那生了病的腰不知道疼了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有句俗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它并不能用来形容所有的“可怜之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这句话妈妈曾为姥爷的突然离世感慨过,但愿老人的子女能够听到。

“嘎吱,嘎吱......”老伴蹬着三轮车回来了。老头迎了上去。

看着他们走进蓝皮屋,我写完了这个结尾。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