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老太公 (郑雅文)  

2015-03-12 22:49:27|  分类: 日记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太公

日照市新营中学八年级12  郑雅文 指导教师:李晓

     老太公是我爷爷的爸爸,在很小的时候照我娘的话说:“身子骨扛硬了!”可不咋的,都七十往八十上数了,还一天到晚瞎溜达;在小时候家族还算兴旺,他便在门口晒太阳,一边晒,嘴还不带住下,要么把瓜子皮扔一地,要么哼俩小曲,在这就说小段书打发着一天剩下的日子。我小时候不送去幼稚园,去“先生”家。“先生”是我们那块一个小有名气的老师,因为特别敬仰孔子老先生,所以喜欢人家叫他“先生”。凡是有点条件的都送孩子去那;每次阿爸接了我回去,就见老太公在门前晒太阳,他是宝贝我的,一见我来了就热切地问我学了啥、会了没、要多练习,说罢还拿过我的书本考考我,我答不上来他便很生气说:“小娃娃家家不好好学嫁不出去哩!”便让我多背几遍;答对了便眉毛一弯说一声:“哎呀!好!”这“磨难”总要到待我饥肠辘辘时才算完。

老太公好酒,说难听点“酒鬼!”他年轻时经常喝的扶不起来,有一次差一点在阁楼里顺着楼梯滚下来。当然这是听阿公说的,现在老太公不在阁楼里喝,也喝的少了,在宅子门口喝,喝醉了就倒在门口的台阶上骂:谁家隔壁他家的当家的不是个玩意,一肚子坏水。总之各外难听,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没声时阿公和阿爸便+把他抬回去放到床上睡觉。下一次又骂另一家。

他是个挺面善的老头,小时留过洋、参过军、打过仗后来退役,下来经商,起初他不想做什么大老板呀、大商人呀就想带着我老太娘安稳的做点小买卖;于是就砍点柳条,回家编筐。

他现在跟我说:“那时候,一个破筐子值几个子,哎呀,糊口罢了。谁也没想这卖着卖着就几个子几个子出来了,还很慰可来。”再后来他跟人搞煤炭,按现在的话说“煤贩子”。可就是这么个里黑外黑的“煤贩子”,一下子发了家!我老太公一谈起这“发家史”就说:   

“和做梦似的,眨巴两下子,这钱就来了!”说罢还拍拍大腿,再揉揉我两根小辫,还“啧啧”地咂么着嘴,我就在一旁学着样子“啧啧”两声。他就骂:“小人精!”再“嘿嘿”两声现在想想其实他也满自豪的吧!

在哪一年呢?二零零六二零零七,记不清了,我这个不诗意的人,第一次用了个诗意的词“驾鹤西去”挺美的,我问阿公什么意思,因为老太公最近老跟我说:“哎呀!驾鹤西去喽!哎呀!”

他留过洋前面说过了,但没拽过文字墨水,突然说一个词我定要好好记得。当然我问的时候老太公已经“驾鹤西去”了。

阿公摇摇头,叹口气说:“乘鹤向夕阳飞去了,唉~

“呵呵呵”我笑起来,笑老太公真会享福,可笑着笑着就哭了,因为他不会再板起脸对我说:

“小娃娃家家不好好学嫁不出去哩!那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泪水决了堤。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