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就在掌中

流光不觉飞。画面定格,渐善美积淀。怀揣信心与期盼, 我们一路欢歌,幸福永伴!

 
 
 

日志

 
 

时光路口 (秦绪泽)  

2015-04-12 16:55:10|  分类: 日记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路口

秦绪泽

        我挤上车,犹如一片挤在面包间的火腿。车上的人推推攘攘,似水如潮。我拿出拼命三郎的架势,终于挤到一个靠后的座位。

 后排紧挨着供电箱,不亚于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夹杂着同车人的说笑声、电话声,以及时不时传来的电话铃声,宛如一枚枚炸弹在我耳边爆开。无奈之下,我从包中抽出一本书,来转移注意力,也算是聊以自慰。翻开书,《时光路口》一文映入眼帘。一看,便一发不可收拾。忘记了周围的恬噪,以致一切。

《时光路口》一文讲述了作者初中、高中以及以后与同伴的事。整篇文章便陈述了这样一个主题:告别。“告别总是难免的,不管用什么方式,不管和谁。”

是的。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告别时间,从笔尖的沙沙中流走,在汽车的轰鸣声中流逝。不只时间,一些人、事、物,我们都要告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我们来回也坐公交车。每天一起来,一起去。学习时暗地里进行着较量,比谁听写错的少,比谁的课文背得快。桌上总铺着旧报纸。每次听写,只要错一个,我就会在谁那边画“正”。最后还要煞有介事的统计一番。胜负倒是不曾分过,只是听写时好几次因为这个而走神,写错了好多。

在一起坐车,永远是最刺激的。讲完课车就会来。我们总在下课前几分钟瞧着表,计算着时间。一到点下课,便风风火火地往下跑。虽程奔御风,不以急也。总是我最后上,在最后坐。虽然把头跑晕了,把东西落在桌子上,但只要看见前面那一个背影,就会信心百倍。或许,这就是同伴吧。

只是开学的钟声临近,我们也不在一起学习了。那种感觉,再也见不到了。

在学校里,同桌之间的话最多。那个同桌,是我有史以来一起说话最多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在一天中也是最多的。两人都在食堂里吃饭,所以午休也一起坐着。一起学习,一起说话。我们东聊西聊,谈天说地。感觉时光好似清泉一般,在手上流过:虽然无法握住,但可以感到清凉;虽时光飞逝,但心里快乐。

我们为了早读时“马屁裹尸”的错误读音笑了一年;为一个人的一点小错误而互相取笑。大家互相帮助,一起学习。也曾在课上小偷小摸说会儿话。成绩下降时,想问候病床上的病人一样嘘寒问暖,看到对方成绩下降时痛心疾首,好像错是自己犯的。

又快乐又忙碌的时光,终逃不过时空的法则。在一起的快乐经历,最终戛然而止。就像一位美人,终逃不过容颜的衰老。弹指红颜老,最后香消玉殒。

不知以后,听见李姓,会不会顺口说出“XX”;再看见旧友的姓氏,会不会“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看到幸福,会不会想起十一班;看到两河流域,会不会忆起恶搞地理老师的“猥琐(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看到地球仪,会不会想起那无比亲切可爱的地理老师。

车停下了,到站。我收回思绪,漫步于月下。月来满地水。

明月,微风。

不知何时,又会轮回出一轮明月。

我又漫步在十字路口,不禁踌躇。他们走了另一条路。以前并肩作战的幸福感感觉不到了。终要分道扬镳。星光照耀着我们,在天空中熠熠生辉。就如同时光时刻照耀着我们。莎士比亚说的好:“终逃不了岁月镰刀的重围。”

或许有一种羁绊,有相见就一定会有再会的的时候,就像月亮会再变圆一样。不同的路会有再交会的时候。谁让我们遇见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